首页 高等教育政策法规 高等教育专题研究 院校改革发展动态 高校教师专业发展
高校学生发展服务 高校网员单位信息 网员单位专区 高教改革发展专题集锦 高校改革发展成果展示
专业学术信息
教育学
农学
理学
哲学
法学
文学
医学
工学
历史学
管理学
经济学
艺术学
高校教师专业发展>专业学术信息>经济学 > 正文
访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创始人伯格斯滕

智库愈来愈成为政策思想的主要源泉

——访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创始人伯格斯滕

【核心提示】研究所成立已有30余年,作为美国少有的无党派智库,研究所受到了美国政府和舆论界的双重认可,无论是在学术研究抑或政策建议上,研究所均摸索出了一条尽量中立、平衡的方法。这已逐渐成为研究所的最大特色。

\  
 

  1981年,美国著名经济学家弗雷德·伯格斯滕(C. Fred Bergsten)创办了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并长期担任研究所的负责人。作为一家非营利的私营研究所,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影响力巨大,曾被美国媒体誉为“非党派的”,被美国国会评价为“中立的”智囊团。

  日前,本报记者采访了研究所创始人之一的伯格斯滕,围绕该研究所的科研传统、学术优势、决策能力等问题展开探讨。

  为政策研究做中长期打算

  《中国社会科学报》: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有怎样的研究传统?

  伯格斯滕:研究所的研究传统可以概括为四部分。一是提前明确政策问题,做好中长期打算;二是在资源允许的情况下,对明确的政策问题进行深刻分析;三是在分析的基础上设计出实用的政策建议;四是将研究发现和建议以尽可能广泛而有效的手段传送至决策层。自1981年至今,这一研究模式贯穿了研究所的发展。

  《中国社会科学报》:研究所具有哪些优势和特色?

  伯格斯滕:研究所成立已有30余年,作为美国少有的无党派智库,研究所受到了美国政府和舆论界的双重认可,无论是在学术研究抑或政策建议上,研究所均摸索出了一条尽量中立、平衡的方法。这已逐渐成为研究所的最大特色。

  研究所的科研优势得益于“滚动议程”制度、高效的沟通能力、丰富的人才资源等因素。首先,在制度上,研究所一直以“滚动议程”为原则来明确研究所的研究项目,以此可以提早几年预见政策问题。当问题真正出现时,尽最大可能做到有备无患,使问题能够迎刃而解。

  其次,研究所重视与政府官员、商界领导、学术机构及媒体的交流。通过交流,研究所的学术成果得到了不断完善。在宣传方面,研究所尽可能使研究发现和成果能够以通俗易懂、吸引人的方式呈现。另外,为使学术成果顺利到达决策层,研究所采取了多种办法,包括政策简报、视频广播、在主流媒体上增设专栏等。

  最后,我想要强调的是,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是研究所学术优势的关键和根基,几乎所有研究者都兼备深厚的学术底蕴和丰富的实践经验,也都有过为美国政府服务或在国际机构中任职的经历。研究员们的目标一致,即将学术成果贡献于现实世界。

  研究要做到有求必应

  《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对智库的作用有何理解?

  伯格斯滕:研究所的大量政策思想和建议都被美国政府和国际机构所采纳,其中一些解决了宏观的甚至是系统性的问题,还有些直指具体的、细节性的问题。针对“智库要做什么”,总结过去30多年的经验,我认为,智库应该及时地、有求必应地、以友好的方式提供实用的思想。我认为,这句话中的每一个形容词对智库来讲都至关重要。

  《中国社会科学报》:过去,研究所有哪些研究影响了美国的政策决策?

  伯格斯滕:1999年,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者提出了对钢材进口实行限额的做法,并提交了“钢材进口限额法案”。尽管克林顿政府反对对钢材进口实行限额的做法,但这一法案已在众议院获得了压倒性的通过,很可能即将在参议院获得批准。

  在这种情况下,研究所对钢铁保护成本问题有着多年研究经验的高级研究员胡弗博(Gary Hufbauer)迅速制定了一份政策简报,分析了钢材进口实行限额的做法,将导致经济利益上得不偿失。我们将简报送到了参议员手中。在参议院投票的当天早晨,诸多美国主流报纸采用了我们的分析,反对提案通过。结果,美国参议院否决了将“钢材进口限额法案”提交进行最终表决的动议。

  2009年初,美国国内要求购买美国货的声浪与日俱增,奥巴马政府被要求在新经济刺激计划中增设“购买美国货”的采购规定等保护主义条款。然而,这种贸易保护主义条款势必会引发贸易战,使本已举步维艰的国际贸易和经济形势进一步恶化。

  奥巴马政府在面临巨大压力下,要求研究所在48小时内拿出一份分析报告,来评估这种贸易保护主义行为的代价及对国际经济的危害。正是因为引用了我们的研究数据和论据,奥巴马敦促国会停止施压,刺激经济方案中鼓励“购买美国货”的条款也被撤除了。

  智库为决策者完善政策提供资源保障

  《中国社会科学报》:从您的经验出发,智库如何能够与政府决策层开展有效交往,建议如何能更快地被付诸实践,服务于社会?

  伯格斯滕:美国前财政部长、现任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拉里·萨默斯(Larry Summers)曾说过:“每一个政策决定都来自优秀智库的一个传真,甚至微博。”

  除了掌管研究所长达30余年,我还曾在美国政府部门担任要职。最初是在尼克松政府下由基辛格领导的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中任职。此后,在能源危机动荡时期,又充当卡特总统的幕僚。这些经历让我认识到,智库的确可以,也愈来愈成为政策思想的主要源泉。政府官员,即便是那些学者出身的政府官员,事实上只要进入政府,都没有时间再去思考。因此,政府官员在做决策时,主要依赖两大资源。第一,知识资本。例如,来自智库、大学等学术岗位的政府官员可以将之前所掌握的学术资源、知识资本带到政府工作中去。第二,智库。相信明智的决策者都清楚,他们需要借助智库提供的专业学术力量来完善政策。

  
  机构简介

  创立伊始,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曾名为“国际经济研究所”(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2006年,为了纪念其共同创始人彼得·G. 彼得森(Peter G. Peterson),研究所正式更名为“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

  目前,研究所的研究重点涉及全球经济危机,特别是遭受严重冲击的欧洲市场,信贷和经济复苏,全球化及其政治争议,全球失衡和汇率之争,国家和国际金融法规,出口竞争力,国际经济和金融体系改革,主权财富基金,及双边、多边、地区贸易谈判等议题。

分享到:
联系我们——网站公告——官方微博——作风建设监督信箱
中国高教改革与发展网 [email protected]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复制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40450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