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高等教育政策法规 高等教育专题研究 院校改革发展动态 高校教师专业发展
高校学生发展服务 高校网员单位信息 网员单位专区 高教改革发展专题集锦 高校改革发展成果展示
专业学术信息
教育学
农学
理学
哲学
法学
文学
医学
工学
历史学
管理学
经济学
艺术学
高校教师专业发展>专业学术信息>经济学 > 正文
重塑国际经济新秩序的重要探索

    “大鹏之动,非一羽之轻;骐骥之速,非一足之力。”巴西时间7月15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出席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六次会晤小范围会议时,致开场白:“只要我们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金砖国家将展开腾飞的翅膀,飞得更快更远。”

  7月15—16日,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六次会晤在巴西举行。当日发表的《福塔莱萨宣言》宣布,将成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总部将设在中国上海,首任理事长来自俄罗斯,首任董事长来自巴西,首任行长来自印度。该行初始授权资本将为1000亿美元,初始认购资本将为500亿美元,由中国、俄罗斯、印度、巴西、南非5个创始成员国均摊。

  在全球金融治理体系面临改革困境、金砖国家经济增速有所放缓的情况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的设立,释放了怎样的积极信号?其对新时期的“南南合作”、“南北交流”以及世界经济新秩序,又将发挥怎样的推动作用?中国社会科学报记者就此采访了相关领域学者。

  在南、北之间架起良性互动桥梁

  “除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会晤还通过了1000亿美元金砖国家应急储备安排的计划。该机构将独立于金砖国家开发银行。”7月16日一早,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院长陈志敏就将刚收到的峰会最新消息告诉了记者。

  金砖国家应急储备安排是在有关金砖国家出现国际收支困难时,其他成员国向其提供流动性支持、帮助纾困的集体承诺。应急储备安排的建立并不意味着国际储备的直接转移,只有在有关国家提出申请,并满足一定条件时,其他成员国才通过货币互换提供资金。这一安排须在所有成员国完成国内审批程序后正式生效。

  陈志敏表示,仅从功能上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与世界银行较为类似,将主要负责为金砖国家和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基础建设和发展项目提供融资;而应急储备安排这个机制,其作用可以参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主要用来应对金融危机等可能的突发情况,发挥金融救助作用。

  云南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张永宏认为,这两个机制的建立是金砖国家合作以来取得的实质性突破,是对世界银行、IMF功能的补充和变革进程的推动,是重塑国际经济新秩序的重要探索。金砖国家的深入合作,将改变过去西方国家单向主导全球事务的运行模式,带动发展中国家创新发展路径、拓展发展空间、释放发展潜能,遏制南北贫富分化不断扩大的趋势,势必成为推动全球平衡发展、稳定世界经济、维系国际安全的新基石。张永宏就此解释,“首先,金砖国家合作立足解决发展中国家的实际瓶颈,在此平台上,‘南南合作’将得到机制性的推进。其次,金砖国家携手并非‘叫板’现行国际体制,而是秉持平等、开放的理念,在南、北之间架起良性互动的桥梁。从全球视角来观察金砖国家的携手,其对‘南南合作’和‘南北合作’都有促进作用。”

 一种特殊的全球合作模式

  “金砖国家此次的合作进展,从规模上同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等合作相似,都属于小范围的多边合作。但与以往多边合作不同的是,金砖国家合作更注重权力平等,这是很重要的推动全球经济新秩序的新理念。”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庞中英从全球治理角度,解释了金砖国家合作对推动建立全球经济新秩序的作用。

  庞中英认为,金砖国家合作,是一种特殊的全球合作模式。这是因为,金砖五国是非常特殊的发展中国家。尽管五国在自主创新水平方面还亟待提高,但其在诸多领域,如IT、航天等都表现出了发达国家的水平。其合作对改变全球的经济、政治结构有着特殊意义。

  在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六次会晤时,习近平主席明确提到,政治和经济问题历来相互交织。金砖国家要实现国泰民安,必须两条腿走路,既要重视经济领域合作,也要加强政治领域协调,既做世界经济稳定之锚,又做国际和平之盾。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研究员徐秀军分析,金砖国家资源禀赋互补性强、发展阶段互为补充、产业结构各具特色,对内拥有促进国内经济社会发展的战略需求,对外拥有提升国际社会话语权和发言权的战略需求,因而拥有共同拓展战略利益的动机。他认为,2001年高盛公司首席经济师奥尼尔提出“金砖四国”概念,只是站在西方国家的角度寻找投资市场。但从2009年金砖国家领导人在叶卡捷琳堡举行首次会晤并建立每年一次的定期会晤机制起,金砖国家就已实现从投资概念向国际对话与合作平台的实质性转化,其内涵远非经济学上的概念所能覆盖。

 金砖国家合作进入新起点

  近年来,以金砖国家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增速有所放缓。徐秀军注意到了IMF发布的一组数据:2013年,新兴市场与发展中经济体的经济增长率为4.7%,与金融危机前的2007年相比,5年中下降了4.0个百分点。

  对此,庞中英认为,每一个新兴经济体在经历高速经济增长以后,必然面对经济发展方式的结构性转型问题。在转型过程中,出现经济增速“缓行”是正常的。广东省新兴经济体研究会会长蔡春林说,过去十余年金砖国家经历了较好的历史时期,经济高速增长,一时间令全球瞩目。然而,金融危机最终波及金砖国家,导致其经济增速减慢,但这也是与以往相比,实际速度还是比发达经济体快得多。经济发展不可能永远一帆风顺,相信金砖国家能够通过调整经济结构、完善合作机制等途径来应对外部冲击、实现可持续发展。

  徐秀军也注意到另一种积极形势,在发达经济体维持1.3%的经济增长率的同时,新兴市场国家仍维持了较高的经济增长水平;如今,金砖国家合作无疑为新兴经济体进一步“抱团取暖”提供了重要平台。徐秀军说,“金砖国家拥有全球43%的人口、21%的GDP规模,以及40%的外汇储备,彼此之间既要深化合作,更要依托这一平台拓展在其他发展中国家和地区中的影响力和辐射力,不断创造新的合作与发展机遇。”

  这正是此次金砖峰会独特的合作伙伴精神所在:“开放、包容、合作、共赢”。习近平在与其他领导人共同会见5国工商理事会代表时指出,当前金砖国家合作进入新起点,正在规划新愿景,寻找新动力。

  徐秀军认为,“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机制建立后不到2年,就进行了成立以来的第一次扩员,吸纳非洲第一大经济体南非为正式成员,‘金砖四国’变身‘金砖国家’,延续开放性和包容性特色,逐步彰显出金砖国家的辐射力。”与建立在增加成员数量基础上的传统开放性表现不同,金砖国家正在构建一种以金砖国家为核心的“BRICS+N”开放合作模式(“BRICS+非洲”、“BRICS+拉美”等),在“南南合作”中发挥了重要核心桥梁作用。

  此次宣布的金砖国家开发银行计划,是金砖国家包容性、开放性合作发展模式的又一次体现。庞中英认为,“金砖国家开发银行没有采取世界银行、IMF那样由大国控股的旧模式,这是一种表率作用,没有在机制设立之初埋下‘可能引起纷争的种子’,开创了一种新型国际关系。这种机制是开放的,具有成长、包容的潜力。”


分享到:
联系我们——网站公告——官方微博——作风建设监督信箱
中国高教改革与发展网 [email protected]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复制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40450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