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高等教育政策法规 高等教育专题研究 院校改革发展动态 高校教师专业发展
高校学生发展服务 高校网员单位信息 网员单位专区 高教改革发展专题集锦 高校改革发展成果展示
专业学术信息
教育学
农学
理学
哲学
法学
文学
医学
工学
历史学
管理学
经济学
艺术学
高校教师专业发展>专业学术信息>经济学 > 正文
中国不会发生“雷曼时刻”

       新华网北京8月18日电(记者 杨丁淼 王建华)中国拥有充分的可信服理由特别是决定性的因素,而不会发生银行业的“雷曼时刻”和系统性的金融危机。

  中国央行最新金融数据显示,7月份新增银行贷款额和社会融资总量均降至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单月最低水平。同时,社会融资总量还自其公布以来首次低于新增银行贷款额。

  金融分析人士表示,除了季节性因素和单月“难免波动”,新增银行贷款额的骤减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出,中国央行为保持全年信贷合理适度增长而进行的努力,而社会融资总量大幅放缓及其结构数量变化,则意味着影子银行活动在受控下明显弱化。

  6月份,中国新增银行贷款出现激增,社会融资总量也站在了一个高位。由于7月份骤减,这两个月的平均新增贷款额为7000多亿元,处于合理区间。

  本月初,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表报告称,中国银行业或已处在危机边缘。其判断依据是对43个国家50年来经济走势考察——只有巴西、爱尔兰、西班牙和瑞典的信贷增长与中国近5年的增速相当,而前者均爆发了银行业危机。

  中国一定会步这些国家的后尘吗?受访的中国金融分析人士认为“答案是否定的”。他们表示,作为新兴经济体,中国国情与这些国家相比具有明显的区别和优势,同时,中国政府也正在采取措施积极防范和化解系统性和区域性的金融风险。

  中国的货币政策将继续维持稳定即“稳健”的基调,同时,采取调整性的措施让金融系统处于快速去杠杆化的过程。

  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师范剑平说,地方融资平台和房地产是以往银行信贷资金和社会融资量的主要流向,而今,这些曾经的优质客户面临着金融机构审慎的风险管理。

  如果说此类审慎的金融风险管理只是最近一个时期的鲜明转变,那么更多的统计数据和历史实践亦表明,所谓的“信贷繁荣”与金融危机之间也并没有必然的联系。

  IMF更早的一份研究报告亦显示,尽管所有的金融危机发生之前都出现了信贷繁荣,但世界上只有三分之一的信贷繁荣造成了金融危机。平均来说,1970年至2010年出现信贷繁荣的国家,其人均收入增长比没有出现信贷繁荣的国家多出50%。

  IMF亚太区负责人李昌镛今年稍早时候接受专访时也表示,“中国发生全面金融危机的可能性仍然很小”。

  经济学家们的信心来自于中国与其他发生金融危机国家相比下的状况差异和“先天优势”。

  首先,中国的债务大部分属于内部债务。数据显示,中国经常项目顺差约为GDP的2%,外债仅为GDP的10%,外汇储备为GDP的40%,货币估值也处于合理水平。同时,中国政府的债务水平远低于国际警戒线以及西方发达国家和许多新兴经济体。

  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研究员赵庆明说,历史上,部分拉美国家为实现工业化而不得不进行国际融资,加之社会福利支出的不断增加,金融危机难以避免地在沉重的外债压力下发生了。反观中国,外债比重低,外汇储备高,并不依赖于国际资本市场融资。

  其次,中国信贷投放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实体经济发展投资。渣打集团行政总裁冼博德认为,如果像美欧国家那样借债消费,那么金融危机之后只能是衰退,而借债投资,即便部分行业出现了产能过剩,也可以得到世界级的基础设施,比如,在世界上名列第一的中国高铁网络。

  另外,以目前中国政府实施的区间调控与定向调控结合的“巧调控”方式及其执行力,完全有能力控制信贷的整体增速与质量;同时,中国银行业的国有资本比重依然很高,在万分紧急和极其必要时,雄厚的财政资金可以成为其最后担保者。

  范剑平说,其他国家的历史经验教训可以用来借鉴参考,但是这些经历无法生搬硬套于中国,因为特殊国情还决定了中国具备其他国家无法比拟的发展优势。

  一方面,投资主导型国家的经济增长要快于消费主导型的国家。中国虽然在向消费主导型逐步过渡,但在这个长期的过程中,中国依然保持着接近于50%的世界第一储蓄率,投资对中国经济的支撑作用依然是重要的,是其他国家望尘莫及的。

  另一方面,制造业主导型国家的经济增速要快于服务业主导型的国家。中国区域发展的不平衡使得东部向服务业转型,而中西部承接着动态升级的制造业的梯次转移。中国既是“世界工厂”,又是“世界市场”,这是世所罕见的优势。

  不过,鉴于中国在2013年跃居世界最大贸易国,其受全球利率上升和资本流动性冲击的风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大,这也被认为可能是未来经济发展的薄弱环节。

  李昌镛表示,中国政府必须将经济改革坚持到底,逐步挤破信贷泡沫以防金融风险增大。

  尽管当前中国的债务风险与金融风险整体上处于可控状态,但中国政府依然未雨绸缪,采取改革性的措施防范和化解债务风险与金融风险。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作出部署,建立规范的地方政府举债融资机制,把地方政府性债务纳入预算管理,推行政府综合财务报告制度。完善金融监管协调机制,密切监测跨境资本流动,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和区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今年5月份以来,信托99号文细则、基金26号文连续实施,中国政府对影子银行的监管全面升级。此后,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会等五部门联合下发《关于规范金融机构同业业务的通知》,意味着银行借助理财产品变相融资的做法将受到严格约束。

  关于可能有所增多的债券市场和影子金融市场存量违约现象,受访的分析人士表示,打破以往刚性兑付的潜规则,对于中国经济持续健康发展来说未必是坏事,况且与世界上其他国家横向对比,中国金融业的不良借贷率还是很低的。



分享到:
联系我们——网站公告——官方微博——作风建设监督信箱
中国高教改革与发展网 [email protected]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复制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4045008号